淘宝网OurStarJennieDay翻译还有ourstar

本篇文章给大家谈谈OurStarJennieDay翻译,以及ourstar的知识点,希望对各位有所帮助,不要忘了收藏本站喔。

文章详情介绍:

blackpink的mv里,设计师到底剪坏了几件大牌?

最近无论是打开微博还是抖音,一水儿都是这四个漂亮美眉。不得不说她们的新歌《how you like that》,是真的很洗脑~我看她们这次回归还开了新闻发布会,四个人个个都是仙女啊,Lisa剪了短发,更像芭比娃娃了,Jennie和朴彩英的新发色让人眼前一亮,金智秀的蝴蝶结发型也太好看了。

看了粉墨的新歌MV,不得不说又是被仙女惊艳到的一天。这次四美们在造型上都做了很大的突破,每个人都换上了新的发色,让人眼前一亮。那接下来就让我们一起来康康plmm们本次的服饰穿搭和妆容分享吧!

Jennie

人间香奈儿这一身搭配可是满满的复古宫廷风!真的是又A又飒!

我们小金同学这次的眼妆也是十分超前,一直以来奶凶奶凶造型的她这次换上金色高马尾,眼下以倒三角的形状大面积晕染了红色眼影,一直连接到脸颊,我已经看到了很多美妆博主的仿妆了!

mv开场里的这件斗篷披风炒鸡帅,一搜。。。。20w。。。。。。

来自Bell & Nouveau,是专门为jennie定制的。头发上的钻石假发发饰则来自新晋设计师牌area,大概rmb3200左右。

众所周知jennie个头不高,日常打歌都会穿厚底鞋,这一双来自Chiara Ferragni Collection⬇️

另一个造型的手套吸引了我的注意,一查。。。chanel。。。。7000块。。衣服则是韩国设计师牌Danha。

另一套也是来自chanel⬇️

打歌的look就更男孩子气些,背带裤look~

内搭来自chanel,真人间香奈儿没跑了。

背带裤来自M.Y.O.B⬇️

搭配的也是帅气的马丁靴,来自Open the Door~

Lisa

莎莎子一头红发搭配简单的白色不规则短款上衣,就足够抓人眼球了!这身材,老阿姨也好羡慕!

Lisa在本次MV中的妆容看起来只是一个后现代感眼妆,眼尾处的眼线做了上扬三角形的造型,但其实细看之下大有乾坤。在眼头处使用了蓝色珠光的撞色,增强了冰冷科技感。有别于现在女团常见的清凉甜美妆容,有一种复古小烟熏时下更流行。结合唇钉叛逆又美艳,再加上眼下的铆钉式样水钻,颠覆了过往的甜美形象,整个人的气质都大变样。

作为celine的野生代言人,出场就是一条炸街的黑长裙,来自celine2020的秋冬系列~

另外一个look也是Celine的皮草加持,立刻质感提升了几个档次,15w的衣服真不是随便说说。

内搭则来自stussy,应该是全场最便宜的单品了,200多块人民币,我们凡人终于可以get同款了。

YG的造型师真的很爱剪衣服,比如她穿的这条裤子,本来是条长裤。。。来自Our Legacy~

这个上衣也是改造的,本身是D&G2017春夏的花卉短裤,被这么一改还挺好看?

牛仔裤来自Masha Popova。

整个mv最拉风的造型应该就是这个了⬇️

全套来自off-white秋冬系列,感觉比模特穿起来还有气势。

打歌舞台的造型一般般,上衣实在太像防弹衣了吧。。。。。来自BadBlood。

裤子则是羽绒服大户Moncler。

Rose

人间富贵花,真的是肤白貌美大长腿再加上蚂蚁腰!一片式连衣裙,火爆这个夏天!

不知道这次粉墨全员是不是商量好的在发色上搞事情,ROS的银色+紫色渐变发色相当有层次感。回到妆容上,上眼皮的大面积颗粒亮片,加上下眼睑的血红色眼影与唇色完美呼应,让妆容的整体性也强了不少。

mv里一袭红色蕾丝长裙⬇️ 来自Alexander McQueen

打歌舞台这件我在dior还试过!当时就觉得这一季的冲锋衣挺好看!

黑色这套超好看,一改平日小公主气质,非常女王!!

动图里jisoo这套也是来自同一个牌子bridal kong,专门做婚纱的,这两件定制礼服也是价格不菲,都在人民币20万左右。

这一套则来自Danha。

Jisoo

感觉她是这个团体里存在感最低的一个了。。。整体造型相对也偏保守,一袭黑色长发搭配简约高腰直筒裙,和其他三个比少了点特点。

JISOO是这次BLACKPINK中少女感指数最高的一个了,双马尾蝴蝶结发饰真的甜到人心坎里。眼妆看似没有什么新元素,但是眼头和眼球正上方都点了一颗痣,增加了妆容的韵味。

mv里明显灵动许多,颜色也多变了起来。

裤子来自GMBH,日常穿也满ok的~

鞋子就相对戏多一点~来自Demonia~

你最喜欢哪个美眉的造型呢?评论区聊聊?

更多有趣日常,欢迎来这些地方找我玩⬇️

小红书纪希希

微博✏️纪希希

b站纪希希sydney

“触摸”太阳 解锁奥秘

2018年8月12日,帕克太阳探测器成功发射,计划驶入太阳大气,将成为人类第一颗对恒星大气进行直接观测的探测器。帕克太阳探测器聚焦于太阳大气两大难题:“高温日冕如何加热”“高速太阳风如何加速”,探测结果可能会彻底改变人们对太阳的认识,破解这两个难题将有助于科学家进一步了解并预报空间天气。2019年12月4日,《自然》杂志发表了4篇系列论文,报道了该探测器四个载荷的首批科学成果。

高温日冕和高速太阳风的发现

〇 日冕 是太阳的外层大气,在日食时,日冕发出微弱的光,用肉眼可以直接看到。“冕”的名称最早由意大利天文学家卡西尼提出:1706年5月日食时,他将太阳外层大气描述为“淡光之冕”。

19世纪下半叶,借助光谱学的发展,人们对日冕有了更深的认识。

1868年,天文学家詹森和洛克耶尔在太阳边缘发现一种新的化学元素,并将这种元素命名为氦(英文名称helium,意为“太阳金属”)。在1869年日全食观测中,天文学家杨和哈克尼斯独立发现日冕中存在另一种无法辨认的谱线,随后又发现了数十条未知的日冕谱线。六十年后,物理学家格罗特里安和艾德兰基于量子力学的知识,证实了这些未知的日冕谱线实际来自于高度电离的铁、钙和镍等金属元素,而电离这些粒子需要几百万摄氏度的高温环境。这样,人们认识到日冕温度远高于太阳表面温度(五千多摄氏度)。

日冕极紫外和可见光的图像 | 图源:(见图中水印)

〇 太阳风 是从太阳大气流向行星际空间的高速粒子流。太阳风概念的萌芽源于十九世纪下半叶,人们开始推测太阳上的活动与地球上一些特别事件之间可能存在直接关联,并逐步揭示了太阳风的存在:

1859年,英国天文学家卡灵顿发现该年9月一次太阳耀斑爆发后,地球磁场发生了强烈扰动(地磁暴)以及电报线路上突然出现强电流现象。

1908年,挪威物理学家伯克兰基于多年的地球极区观测数据分析,认为地磁暴和强极光活动是从太阳传播出来的某种“代理人”的表现。

1918年,英国科学家卡普顿认为太阳会发射“气体云”,也可以说是带电粒子流到太阳外面的“真空”环境。

1951年,德国天文学家比尔曼基于彗星离子尾流的观测,提出太阳系中充满了来自太阳的带电粒子外流。

1958年,太阳物理学家帕克将高温日冕和比尔曼的“太阳带电粒子外流”想法结合,推算出高温日冕气体压力梯度会克服太阳重力影响,导致日冕等离子体向远离太阳传播,并将之命名为“太阳风”帕克的太阳风理论模型预言了行星际空间中存在太阳风,而非完全真空

1959年,前苏联卫星很快证实了太阳风的存在。空间卫星观测还给出了太阳风的速度分布情况,表明其速度大小分布在200千米每秒至800千米每秒之间。

太阳风速度分布 | 图源:McComas, D. J. et al., 2008, GRL, 35, L18103

太阳大气两大难题

一方面,由于日冕温度远高于太阳低层大气温度,显然日冕热量不可能来自低层大气,因此引发了对“日冕加热问题”的深入研究,但至今没有定论。

另一方面,帕克太阳风模型虽然成功预言了太阳风的产生,但预测的太阳风速度要小于观测值,且不能解释太阳风中粒子温度各向异性的观测现象。高速太阳风和粒子温度各向异性的形成机制,目前也没有定论。

“高温日冕如何加热”“高速太阳风如何加速”成为当今太阳和空间物理领域的两大科学难题。

一般认为加热日冕和加速太阳风的能量起源于太阳大气中磁场、以及对流层中流体运动。研究人员对这些能量如何传播到日冕以及能量如何传输给日冕带电粒子的问题上存在争议,争议点可以大致归类为以下两种模型

〇 阿尔文波/湍流模型

支持这一模型的研究人员认为两种常见的太阳现象——对流层中流体运动和太阳低层大气中磁场位形的急剧变化——所激发的磁流体波,主要是阿尔文波,可以穿越日冕,一直传输到行星际空间。大尺度阿尔文波可以转换为离子回旋波和动力学阿尔文波,将能量有效传输给粒子,从而解释日冕加热、太阳风加速和粒子温度各向异性等观测现象。此外,太阳大气中阿尔文波之间发生相互作用,形成阿尔文湍流,耗散能量,也可以自洽解释日冕加热和太阳风加速。

〇 磁重联/纳耀斑模型

太阳表面和下方区域的流体运动可以导致磁力线的剪切、扭转和浮现,形成电流片,进而触发磁重联,将一部分磁场能量转化为粒子热能和动能,导致日冕加热和太阳风加速。帕克还进一步提出纳耀斑概念,认为日冕底部会形成各种尺度的电流片,产生很多较太阳耀斑尺度小很多的耀斑,从而有效释放磁场能量。

这两类模型都有各自的观测支持证据。此外,研究人员还认为:太阳大气中存在磁声波引发的激波,可以加热日冕;在太阳大气中经常观测到的针状物对日冕加热也有贡献。

在日冕加热问题上,我国学者做出了一些具有重要影响的工作,如系统阐释动力学阿尔文波加热太阳大气机制,提出阿尔文波非线性耗散过程,发现加热日冕的超精细通道,基于针状物研究将太阳低层大气中的磁活动与日冕加热直接关联等。

“触摸”太阳大气的帕克太阳探测器

为了揭示太阳大气和磁场的结构、探索磁场能量的释放过程和能量输运机制,人类相继发射了多颗空间卫星观测太阳,如Skylab(1973年-1979年)、Yohkoh(1991年-2001年)、SOHO(1995年-至今)、TRACE(1998年-2010年)、RHESSI(2002年-2018年)、Hinode(2006年-至今)、STEREO(2006年-至今)、SDO(2010年-至今)、IRIS(2013年-至今)等。这些卫星可以通过紫外、极紫外和X射线波段“看”太阳大气,间接辨认不同日冕加热模型。但是,各种模型都有卫星观测不同层面的支持证据,争议仍然存在。

不同于以往太阳卫星只能“看”太阳,帕克太阳探测器可以“触摸”太阳,因为它将飞到距离太阳表面仅612万公里的轨道,比以往任何探测器都更接近太阳。帕克太阳探测器能够直接探测等离子体、电磁场高能粒子信息,观察小尺度结构及其动力学过程,从而直接检验加热日冕和加速太阳风的微观物理机制。

帕克太阳探测器示意图 | 图源:http://parkersolarprobe.jhuapl.edu

此次帕克太阳探测器的首批科学发现,还只是探测器在距离太阳表面约3800万千米至2500万千米处的观测结果,便已更新了我们对内日球动力学过程的认知。

〇 “之形”磁场结构具有高发生率

磁场观测发现内日球中磁场方向经常发生反转,持续时间为几秒钟到几分钟,伴随着等离子体喷流和强电磁能量,该类磁场变化被昵称为“之形”磁场结构。“之形”磁场结构具有高发生率和大振幅,因而被认为携带了日冕加热和太阳风加速的信号。

“之形”磁场结构示意图 | 图源:Nature, doi:10.1038/s41586-019-1818-7

〇 无处不在的等离子体波和湍流

电磁场仪器观测证实了内日球中多种等离子体波的存在、以及从大尺度延伸到小尺度的湍流。探测到的等离子体波动强于地球附近波动,近日区域存在小尺度湍流的结果也有些出乎意料,这些观测佐证了等离子体不稳定性和湍流在太阳风动力学过程中起到重要作用。

〇 太阳风的旋转速度高于理论预期

太阳风电子、阿尔法粒子和质子探测仪发现:近日点太阳风的旋转速度高达35千米每秒至50千米每秒,远超过经典理论预测值(几千米每秒)。这一结果颠覆了对近日太阳风旋转速度的已有认知,也引发了对恒星如何损失角动量和随时间自旋减慢理论的重新探讨。

除以上发现外,帕克太阳探测器还直接观测到了日冕外部区域高能粒子辐射环境、以及粒子加速和传输过程,并且首次在观测上证实了宇宙尘埃变稀薄。这些结果也将推动对内日球物理过程的研究。

展望

我国计划在2022年左右发射首颗太阳探测卫星——“先进天基太阳天文台”(ASO-S),搭载全日面矢量磁场仪、硬X射线成像仪和莱曼阿尔法太阳望远镜等仪器,探索太阳磁场结构、太阳耀斑和日冕物质抛射的动力学过程、以及日冕动力学过程。

欧洲欧空局在2020年发射的“太阳轨道探测器”,搭载十个载荷,对太阳进行成像观测、以及直接探测太阳风中的等离子体、电磁场和高能粒子,科学目标涉及日冕和太阳风的动力学过程。

太阳即将迎来它有人类历史记载以来的第25个活动周期,这些探测器将与帕克太阳探测器一起,对太阳展开全方位、多角度和多尺度的联合观测,更加全面地揭示日冕和太阳风中的动力学过程,以期待彻底解决日冕加热和太阳风加速问题。

参考资料

1 太阳大气和太阳风相关资料

Wu, Dejin. Kinetic Alfvén Wave: Theory, Experiment, and Application. Science Press, 2012.

Zhao, Jinsong. et al. Nonlinear damping of Alfvén waves in the solar corona below 1.5 solar radii. ApJ (2015), 811, 88

Cranmer, S. R., and Winebarger, A. R. The properties of the solar corona and its connection to the solar wind. Annu. Rev. Astron. Astrophys. (2019), 57, 157

2 帕克太阳探测器科学任务和仪器介绍

Fox, N. J. et al. The Solar Probe Plus mission: humanity’s first visit to our star. Space Sci. Rev. (2016), 204, 7

3 帕克太阳探测器Nature文章和评述

Kasper, J. C., et al. Alfvénic velocity spikes and rotational flows in the near-Sun solar wind. Nature (2019) doi:10.1038/s41586-019-1813-z

Bale, S. D., et al. Highly structured slow solar wind emerging from an equatorial coronal hole. Nature (2019) doi:10.1038/s41586-019-1818-7

McComas, D. J., et al. Probing the energetic particle environment near the Sun. Nature (2019) doi:10.1038/s41586-019-1811-1

Howard, R. A., et al. Near-Sun observations of an F-corona decrease and K-corona fine structure. Nature (2019) doi:10.1038/s41586-019-1807-x

Verscharen, D. A step closer to the Sun’s secrets. Nature (2019), 576, 219

作者简介

赵金松:中国科学院紫金山天文台太阳和太阳系等离子体研究团组 副研究员。研究方向:太阳大气和太阳风中等离子体波和粒子动力学。

撰文:赵金松

编辑:王科超、高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