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弹越野房车 顶级还有奔驰防弹越野房车

 

平时我们经常聊轿车和SUV,对于房车很少谈到,今天我们就来盘点一下那些豪华起来连自己都害怕的豪华房车。

一、斯堪尼亚房车

售价:998万元

斯堪尼亚海格房车由斯堪尼亚和海格汽车联合打造。斯堪尼亚公司于1891年在瑞典成立,是全球顶级的商用车制造商。2006年,斯堪尼亚与海格汽车展开合作,并于2012年打造了这款斯堪尼亚海格房车,其中发动机、变速箱和底盘等部分来自于斯堪尼亚,而其它部分则由海格汽车供应。由于此车没有固定的款式,每款车型也都是个性化定制的“限量款”,因此它的生产周期至少要在半年以上,其998万元人民币的售价更是不菲。

二、EleMMent Palazzo房车

售价:1800万元

EleMMent Palazzo房车是由奥地利汽车制造商Marchi Mobile生产,被誉为史上最昂贵的移动宫殿,不仅拥有宽敞的卧室及客厅,更配有全尺寸的花洒淋浴间、户外烧烤站、隐藏式酒吧以及二层一览沿途风景的开放式休息室,就连车的外观设计都现代感十足。但最令人惬意的是豪华的“弹出式天台”。同样,一按按钮,还会弹出一个鸡尾酒吧。

此车为双层结构。带浴室套间的超大主卧和驾驶舱都在“二楼”。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在尘土飞扬的沙漠地带驾驶一天后,房车还能自动给自己“洗澡”。

三、安德森房车

售价:180万美元(前提租聘半年以上,每月租金25万美元)

世界上最舒适的防弹房车。最新款自行式A型房车具有两个不同楼层,是安德森房车公司20多来最具创新的房车产品。房车具有三面扩展装置–两侧及车顶 。在扩展装置均关闭的情况下,房车长16.15米,高4.11米,宽2.59米,扩展装置均打开的情况下,房车高5.18米,宽4.11米,具有111.48平方米的活动区域,其中主活动区域面积55.97平方米,第二层空间面积31.59平方米。房车采用防弹材料制成,重27吨。房车内部宽敞舒适,具有无与伦比的室内装潢与设计。

四、午夜骑士房车

售价:暂无

该车一身黑色的外观特震撼,内部可谓“楼中楼”,隶属南加你福尼亚州一家公司。该车是世界上体量最大的超豪华房车,车长70英尺(约21 3米),高13英尺(约4米),重22 7吨。车厢内饰美轮美奂,可以容纳多达40人开派对,就像“移动夜总会”。车厢内装潢美轮美奂,车内的环绕式立体声音响效果和卫星导航设备一应俱全,设有3个休息室、盥洗室、酒吧等,甚至有供人跳钢管舞的设施。

五、乌尼莫克U4000

售价:460万元

越野,可能是有钱人最狂热的运动了,再提起越野房车更是眉飞色舞、滔滔不绝了,而乌尼莫克越野房车则是必不可少的谈资,人称“越野之王”。外观设计简约,线条明朗,造型霸气十足。车身专为越野打造,驾驶室防滚架和加强的前防撞梁保障了极端越野条件下的安全性。可外接的电源接口方便在野外使用电器设备,可在夜晚提供照明,方便野外生活。房车设施齐全,与强悍的外观相比别有洞天,炊具的配备保证在野外生活也能吃上热腾腾的饭菜,家庭影院能为紧张刺激的越野旅程带来轻松,柔软舒适的沙发和可升降床更是提供居家的惬意,野外也可享受居家生活的温馨。

 

 

有一个古老的哲学命题“特修斯之船”:如果一艘船上的木头构件被逐渐替换,那这艘船还是原来的那艘船吗?

最近,赵先生也面临着同样的困境,因为他购买了一辆经过改装的“奔驰房车”……

关键之处在于,购车合同上写明,该辆车是一辆进口的奔驰车,而登记上牌时他惊讶发现,这辆车成了广东产的“凌扬”牌。

那么,这辆车到底是“谁”,销售过程中是否存在问题?小赵与销售商发生了激烈的争论,他认为销售方存在欺诈行为,向法院提起诉讼……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 万承源 实习记者 艾陆琦 实习生 王雪纯

妻子陪嫁豪华房车,没想到引来尴尬

赵先生的岳父想买一辆车给女儿做陪嫁。当时赵先生憧憬着,以后可以开着这辆车携带妻子、孩子,还有双方父母一起出去旅行。

今年4月17日,赵先生陪同岳父来到南京宝铁龙坤驰汽车有限公司门店进行选购。他告诉记者,自己在店里看中了一款带有奔驰标的房车,销售人员向他介绍该车是进口的,同时他也看到了车身上标注着制造国为德国的铭牌。赵先生决定购买,以妻子的名义签订了购车合同,花113万元买下了这辆车。

扬子晚报记者看看,购车合同的抬头为《梅赛德斯-奔驰商务车销售合同》,在车型一栏写明“斯宾特房车”,而产地一栏则写明“进口”。

“斯宾特”正式的中文名为“凌特”。因为拥有很大的内部空间,因此斯宾特可改装成救护车、警用车、防弹运钞车、工程车、公路指挥车、抢险车等一系列特种专用改装车。

当然,还可改装成商务车、旅居车等高端改装车。自然,经过豪华改装后,售价要高出很多。

赵先生说,当时选中这辆车,他主要是看中这辆车的空间以及7个座位,能够满足一大家人一同出行的需要。

只是没有想到,这一美好的憧憬并没有实现,反而因为这辆车子,闹得很不愉快。这也让赠送陪嫁的岳父很是尴尬。

上牌时出问题,到底是“奔驰”还是“凌扬”

签合同、付车款一切顺利,去车管所上牌时发生了问题。

工作人员告诉他缺少材料,无法办理。赵先生联系4S店,希望补齐材料代为办理。办完车牌后,赵先生和妻子到店内取车,却发现右侧车门无法打开,随后与商家发生争吵。

双方无法协调,赵先生找来律师帮忙。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律师告诉他,这辆车不是“奔驰”而是“凌扬”。

原来,律师在车身上发现了一块标有“凌扬牌 广州番禺超人运输设备事业有限公司 中国”的铭牌。

“凌扬”和“凌特”虽然只有一字之差,但两者完全不同。赵先生火了,为什么当初说的进口奔驰车,现在却变成了广东产的“凌扬”牌?

店方却表示自己没有问题。赵先生和妻子向12315等部门投诉,双方仍无法谈妥。

那么,这辆车到底姓“奔”还是姓“凌”?

记者了解到,赵先生购买的这辆车是福建奔驰于2017年9月进口的德国梅赛德斯-奔驰公司杜塞尔多夫工厂一辆厢式货车,之后交由广州番禺超人运输设备事业有限公司进行改装为商务车辆(习惯称为房车)。

赵先生觉得销售方没有告知其改装的具体情况,是用改装车冒充进口车。

无奈之下,赵先生的妻子是将南京宝铁龙坤驰汽车有限公司告上法庭。他们认为商家存在欺诈,提出“假一赔三”的诉讼请求。

除此之外,赵先生在提车时还发现了脚踏板无法回收等问题。

扬子晚报记者注意到,除了车身上的那块铭牌,机动车上牌的登记材料,以及机动车行驶证上,均表明该车品牌为“凌扬”牌。

无证据表明销售方告知将变成“国产车”

除了请求法院按“假一罚三”的原则,赔偿339万元,赵先生的妻子还请求法院撤销双方签订的销售合同;判令被告返还车款113万元、赔偿车辆购置税7万余元和保险费2万余元;判令被告将涉案车辆从原告名下过户到被告名下,过户费由被告承担。

销售方宝铁龙公司在法庭上辩称当时工作人员向赵先生介绍了该车辆为进口底盘国内改装,赵先生应该知情。

对此,赵先生向记者表示,销售人员一直对他说这是一辆进口车,更没有提及品牌会发生改变。他跟本不会想到,这辆车会变成一辆“国产车”。

记者查阅一审法院的判决书,未提及有证据显示销售方曾告知这辆车在改装后会成为“国产车”。

一审法院还查明,原车的进口铭牌固定于车头前门内侧,而改装后的“凌扬”铭牌却未固定于车体。2018年4月18日上午,被告接受原告的委托将该车开到车管所上牌,上牌时车管所要求将“凌扬”的铭牌固定于车体。销售方接受原告委托又将车辆开回固定“凌扬”铭牌,之后开回车管所完成了上牌。

对此,赵先生认为,汽车的铭牌本应固定在车身上。之前不固定车牌,正是因为销售方想遮掩这辆车的“国产”身份。同时车管所要求车辆固定国产车铭牌,也证明了这辆车的身份。

发现改装后发动机等也发生了变化

发现车辆由“进口”变成“国产”后,赵先生及律师对比改装后和原车的《车辆一致性证书》,发现车辆的外廓尺寸、前悬/后悬、接近角/离去角、轴荷分配、发动机直接喷射、额定载客人数、速比、钢板弹簧片数等参数也发生了变化。

赵先生认为,对于发动机直接喷射方式的改装、钢板弹簧片数的变化等已经对车辆的使用性能造成减损,并且降低了原装进口车辆在设计方面对上诉人驾驶汽车时人身安全的保护标准。这些部位的改装情况直接影响到驾车者和乘客的人身健康、安全,这些改装信息属于购买商品应当知晓的重要信息,而被销售方却未进行全面的介绍和说明,侵害了自己的知情权。

律师表示,最高人民法院12月6日在微信公众号上发表的文章《“豪车天价赔偿案” 最高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写明,“该(窗帘)问题不涉及车辆的动力系统如发动机和变速器等,不涉及车辆的转向系统、制动系统、悬架系统、安全系统,不涉及前后桥的主要零件及全车的主线束,不危及车辆安全性能、主要功能和基本用途……这从另一方面给经销商发出了明确的警示信号,如果未告知的信息属于前述信息,而且存在隐瞒的情形,经销商应被认定为构成欺诈,进而承担“退一赔三”的赔偿责任。”

赵先生认为,自己所购车辆的改装,已经涉这篇文章中提到的如隐瞒可认定为构成欺诈的情形。

销售商:公众认知里还是原先品牌

记者致电梅赛德斯-奔驰的官方客服,工作人员表示,对于宾斯特改装后成为“凌扬”品牌的问题,需要询问具体销售这辆汽车的公司。

随后,记者打通了南京宝铁龙坤驰汽车有限公司的电话。工作人员表示,根据规定,使用国产或进口品牌整车改装的机动车,其出厂合格证明,是机动车生产厂出具的《机动车整车出厂合格证》,或者进口机动车的进口凭证和机动车改装厂出具的《机动车整车出厂合格证》。

因此,在车管所上铭牌时不仅需要上进口铭牌,还需要当地改装厂的铭牌。

这位工作人员称:“在公众的认知里,它(改装后的车辆)还是原先的品牌,并不会改变进口车的本质。我们在销售讲解的过程中也会告知客户,车辆是进口的品牌,在国产厂家改装,包括上铭牌也会告知客户。在发票上,改装的车子是在国内哪一个厂家进行的,我们会体现出来。”

而当记者联系当时接待赵先生的销售人员,希望从销售方角度了解交易时的详细情况时,对方以电话中没法说清楚说为由,没有进行答复。

业内:应写明“XX公司XX底盘房车”

记者了解发现,目前国内市场上出售进口房车的公司为数不少,但在网络的宣传文章中,介绍的多是改装的豪华内饰和车载设备,提到具体品牌问题的却不多。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国内出售的“进口房车”,一般都是从国外进口“底盘车”加上国内改装内饰的模式。只要改装厂家拥有资质,这是符合规定的。

他同时表示,别的销售商不好说,但他们公司会在购车合同上使用“XX公司XX底盘房车”的表述。他觉得,这样才是规范的做法,充分尊重消费者的知情权。

记者在一审判决书中看到,南京宝铁龙坤驰公司提出,“该车没有任何质量问题,各项检测均符合产品的出厂要求,是原告嫌车辆过大而不想购买。”

赵先生则表示,对方在销售车辆时,刻意隐瞒该车的真实品牌为国产“凌扬”牌,未向消费者提供真实、全面、准确的信息,存在欺诈行为。

一审法院以存在瑕疵和不完善,却不构成欺诈为由,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赵先生和妻子不服,提起上诉。